第39届香港金像奖获奖名单出炉港片已死?

“港片已死”的论调,在97香港回归前,就有人喊出。20多年过去了,总有人把这个麦克风接过去,继续喊。什么人在喊?这个问题更值得去探究。

今天重新分享影评人赛人老师的一篇旧文,看看“港片”到底惹了谁,以至于年复一年地被人拿出来“鞭尸”。

港片已死的论调,在97香港回归前,就有人喊出。20多年过去了,总有人把这个麦克风接过去,继续喊。什么人在喊?这个问题更值得去探究。

国内,真正迷影群体的发展和壮大。是在VCD这个播放设备普及之后,现在连DVD也处在淘汰的边缘。幸好,没人为此材质的谢幕而扼腕。这群人里大多数的电影启蒙,近乎整齐划一的来自录像厅,而录像厅里放的恰恰是拳头加枕头的港片。

录像厅时代的香港电影,大部分是服务于荷尔蒙的,那些影迷朋友们也正处血气方刚的大好年华,两相一拍即合。我的意思是,很多人怪责现在的港片不鲜活、不灵动、不那么无法无天兼逍遥快活。只是因为他们在怀旧,而香港电影不可能一直旧下去。电影就像人一样,不可能一直保持一种精气神。

我越年岁渐长,我越要警醒,不要沉缅于旧时光。作为一门关乎时间的艺术——电影,它的美在于它跟时间一样是流动的,正所谓,流水不腐。一句话,你不能总跟自己的十八岁,或其它年龄段一直泡在一起。

无数迷影青年的电影启蒙来自这香江之地,我虽不如此,但我也极偏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的港片。但很多沉迷香港电影之人,迷的是港片味,而不是真正的港味。这个话题,我和陈可辛有过一次探讨。

陈可辛的意思是从《英雄本色》、《赌神》等等这样的影片里,你是无法洞悉这弹丸之地的真实面貌的,这包括地理、历史也包括现实。纯正的港味,并不会吸引太多的拥趸。如方育平、严浩、陈耀圻等人的电影,也包括陈可辛在内的UFO出品的一系列电影,还有典型如张之亮的《笼民》和《飞越黄昏》。其实,高志森在摆脱他的《家有喜事》系列之后,电影也是更上层楼的,但却更少人问津。还有杜琪峰,他为香港写的那封情书《文雀》,远不及他的其它影片那样受欢迎。

我碰到了许多迷恋香港电影的人士,他们看的港片其实并不多,再说句让人不快的话,他们认为的好其实也没那么好。

对于回归后的香港电影,具体是2003年CEPA协议签订后,香港电影人挥师北上渐成不可逆转之势。这十余年的香港电影,不客气的说,既是整个大华语电影的风向标,也是中流砥柱之所在。它为内地电影提供了工业标准、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bxjt.cn/,第39届金像奖获奖名单商业经验和人才的补给。而香港电影人,其创作空间也比以往翻了好几番。

《投名状》、《墨攻》和《赤壁》的制作规模、场景的宏阔都是过往港片无法比拟的。不立足于大中华的概念之上,是决计生产不出来这样气吞万里如虎的巨作的。

而徐克和周星驰合作的《西游伏妖篇》,也在工业概念和执行上远超同类的所有华语电影。这是香港电影人当仁不让,又不折不扣的骄傲。再则,由香港电影人制作或参与制作的影片,在票房上,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香港电影不但没死,还越活越精彩。

近几年,香港电影人频频主导主旋律电影的创作,也是硕果累累,在此,不作细表。还想说的是,香港人炮制的纯内地风味之作,也是成效喜人。

陈可辛的《如果爱》、《中国合伙人》、《亲爱的》等影片,让我们看到了港人那最引以为豪的适应性,同时也积极有效的承接了中国电影之魂魄、也就是现实主义传统。担任过陈可辛执行导演的叶伟民,他的《亲家过年》估计很少人看过,但他的《人在囧途》却带动了“囧”在内地市场的持续升温。

我们很难想像,一个内地导演拍一个纯而又纯的香港电影,你指着他们去拍古惑仔或家有喜事,只怕会更荒唐。而香港电影人非常漂亮的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了不起的香港电影人。

当然,像黄修平《哪一天我们会飞》、刘伟恒《寻找心中的你》、陈志发《短暂的婚姻》、黄进《一念无明》等香港新晋导演,他们基本依赖本土资金创在作。而这类港片,一方面与我们惯常的港片认识拉开了距离,另一方面,这样完全植根本土的制作能走多远,也尚未可知。

想当年,上海是中国电影的摇篮,上海电影几乎就是中国电影的代名词。建国后,上海电影作为一个名词、动词兼形容词的存在,早已消隐。当年没有人会发出落花流水春去也的哀惋。

总之,香港电影作为一个地域电影的存在,本身就不纯粹。几代香港电影人,最大的愿景,是希望他们能成为整个华人精神世界的一块永不过时的晴雨表,而不是囿于港岛本埠去一味地自说自话,它之所以能成为东方的好莱坞,也正是这种精神力量的体现。现如今的香港电影,具体说是那些优秀的香港电影人,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跨越,而不是简单的依附,恭喜他们。